2009年10月18日星期日

银州没落篇 -- (1)

今天(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尊贵的首相将在怡保主持‘一个马来西亚’概念推展礼。听说霹雳州是全国第一个举行推展礼的州。怀着荣幸的心情,让霹雳子民的你和我都对首相的抬举深深感恩。也祝贺‘一个马来西亚’推展礼成功举行,普天同庆。

虽然如此,屠妖节当天,东方报的一篇专题却为霹雳州人民带来沉重的感受。霹雳州人民似乎觉得,‘一个马来西亚’里面,没有霹雳的份儿。

【人口增长缓慢,拖垮霹经济发展】就是那篇文章的题目。

根据霹雳州国阵大臣顾问郑可扬说,2009年霹雳州人口239万3324人,在2014年将增加至260万9573人或增长9%。他说,虽然霹雳州人口每年有增长,但增长的速度太慢了。这是因为霹雳州的发展远远比不上吉隆坡及柔佛。

大马统计局霹州分局局长陈景泉也承认基于州内面对就业机会不多,霹雳州人口面对有减无增的流失问题。他说,由于就业机会不多,大量人口外流,也导致霹州人口老化问题严重。

在1995年至2000年统计显示迁移外州的霹雳州人口有121万3000人,超过一半的人口是迁移至雪州(34%),槟州(13.1%),柔州(12.3%)及吉隆坡(11.8%)。

尤记得五十年代,怡保是我国第三大城市,也是著名锡都。当时商业发达,人口增长迅速。自从国家独立后,霹州都是由联盟以及后来的国阵所执政。随着锡业没落,银州的光辉也渐渐黯淡。令人失望和伤心的是,执政者都视若无睹,也或者是无能,根本没有未雨绸缪,也没有早早替州内的工业转型,以致州内人民纷纷离乡背井,远走他乡。州内经济一落千丈,机场关闭,外资却步,产业无市场,大型土地买卖几乎等于零。

这些,都跟霹雳国阵的腐败不无关系。他们不懂得策划,也不懂得管理,单单看怡保的公共巴士,我敢说是各大城市最陈旧,最不够水准的巴士。五十年如一日的巴士车站,简直就是怡保人的耻辱。吉打有居林大道;森州有波迪盛大道,霹州呢?拜南北大道所赐,勉强有所谓的大道路经霹州。

现任的‘国阵大臣’占比礼,已做了八个月的霹州大王,却什么发展大计都没有,整天只会嬉皮笑脸。为什么他不趁纳吉好不容易夺得政权之际,要求中央政府多点对霹州拨款。去年,南马经济走廊,北马经济走廊,东海岸经济走廊,通通没霹州的分。北霹的农夫也只是因为靠近槟城,才有一点点收获。

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万岁!
霹雳州人民万岁!
银州继续没落万岁!
霹雳国阵万岁!
赞比礼万岁!
郑可扬万岁!

4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那天才跟一个新相识,在外玻打滚了几十年的同乡谈起这个问题。

他说:‘我们这种学历高的,在怡保根本没有机会找到理想的工,就算有,薪水方面也只能勉强过活...’

怡保的小书记还是五六百块一个月,供辆Kancil都有问题...

悲哀...

skylark 说...

其实霹雳银州也有可取之处:至少有那棵让全世界都惊叹的民主之树。还有507的真假议长大斗法,最后正牌议长遭不明大汉扛着走呢!全球性的闻名得来不易呀!

eddieliow 说...

如果照霹雳州国阵大臣顾问郑可扬所说,霹雳州的人民每晚努力造人,霹州就会先进发达吗?

Alfanso 说...

霹雳历届州大臣,以前的加沙里,蓝利亚,Tajol等都是无能之辈,把霹雳越管越差。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