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日星期六

打入回教党,感化回教党?

回教党在我国可称得是老牌政党。在过去的岁月中,该党经历过无数次的起落,做过反对党,也做过执政党。加入过国阵,也曾和国阵誓不两立过。

回教党给人的印象有正面,也有负面。正面的有比较廉洁,有原则,对党忠心。负面的则有坚持建立回教国,实行回教法。

华人对回教党爱恨交加。一反面希望回教党牵制巫统,不让巫统在马来社会中一党独尊;令一方面却不希望回教党壮大,威胁我国的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安宁社会。

308大选前,华人依然顾忌回教党,连行动党也对它敬而远之。然而,一场政治大海啸把我国的政坛掀起千层浪,不但唤醒了选民,也让选民意识到单靠公正党,或单靠行动党,或单靠公正党和行动党,是不能改朝换代的。缺乏回教党的参与,国阵绝对不会受到威胁,尤其是在马来社会。

现在的问题是华人是否要接受回教党?

308 之前,回教党的势力局限在东海岸,尤其是吉兰丹和登嘉楼这两个马来人占绝大多数的州。回教党的人每天所接触的人大多数是马来人。他们没有和非马来人合作过。他们不懂非马来人的想法,也不懂得和非马来人沟通。不像一些巫统领袖可以和华人把酒(水)言欢,讨论如何共同赚大钱。

在武吉干当补选中,我们看到回教党人和华人一起高举回教党的月亮旗,华人也有把“月亮代表我的心“当作手机铃声,这一切,以前都不可思议。霹雳原任州务大臣尼查,身为回教党员,竟在华人社会中大受欢迎,而尼查在执政期间,在在显示出他是一位真正的全民首长。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有可能消灭回教党吗?或者是回教党会人间蒸发吗?既然我们不能消灭回教党,那我们是否可以接受他们,并且感化他们,让他们明白在我国设施回教法是不却实际的?我们是否可以在民联的架构中,让回教党人在经常和非回教徒共处下,明白我国的国情是不可能实施回教法?

有一句话说:“当你不能消灭敌人,你就要加入他们“。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董教总也尝试过“打入国阵,纠正国阵”。因此,我们是否可以“打入回教党,感化回教党”吗?

如果有一天,回教党不再坚持极端的回教刑事法,却保留廉洁,不分种族的政策,那是否是全民的福气?还是应该痴痴的等待巫统的众多巫统王子们回心转意?

5 条评论:

elize 说...

第3 段,对极了。爱恨交加。纠正第6段,回教党的人每天所接触的人大多数是马来人。他们没有和非马来人合作过。他们不懂非马来人。。不对。他们党里有华人连络官,有华人村长,有华人YB。这些人为党组了服务团呢!

Alfanso 说...

第六段的意思是他们少接触和他们完全不同的华人。比如说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华裔党员以及华人新村的居民。在武吉干当补选中我看到民联的马来人和华人党员的合作无间比国阵的成员党之间的合作更好。国阵之间只在高层合作,基层则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这就是为什么巫统在马来选区宣传尼查是华人的傀儡,而马华则批评回教党的回教国课题的原因。不像民联在任何地方都讲同样的课题。
我希望回教党的人多接触广大的华人群众,让他们明白某些极端的回教法是不适合我国的国情的。

thepplway 说...

有那天在中华大会堂我带头鼓掌,哈哈,后来还排队握手,哈哈。

Wei Long 说...

去年308大选我家乡的选区是唯一一个柔佛,州和国都是反对党旗下的选区。我本身投票不以政党做标准,如果候选人是有素质的人我就会支持。州议席我就投给了回教党的錫依布拉欣昔沙禮医生,他在当地自己的私人诊所服务多年,有很好的声誉,如果病人或穷人没钱看病,他都会给予免费的治疗。此外,他每个月会选一天在其诊所外,置放米、干粮,供穷人前来领取。试想,如此善良的医生必定是一个仁慈的好领袖!我当下想也不想,就把票投给他。

注:錫依布拉欣昔沙禮医生参与历届选举已经有好几次了,但都是屡战屡败,在反风和他良好的口碑之下,终于得偿所愿,第一次取得胜利。

Alfanso 说...

霹雳州的尼查也是不错的回教党领袖。我听过他多次的演讲,对着各民族的听众,他从来没有煽动种族或宗教情绪,而且强调全民利益,他在十八丁赢得压倒性的支持并非偶然或选民发泄情绪而已。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